企鹅电竞

 
 

人民网:首都水资源压力空前 南水北调为何延期?

★ 当前位置: 首 页 >> 综合分类信息 >> 经济瞭望 >> 正文
信息来源:人民网 发布时间:2009年7月3日7:32 文章编辑:原野

    2008年6月25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水源地河南南阳生态文明建设图片展”在北京开幕。图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北京昆明湖区及北京团城湖明渠出口关键部分模型。 中新社发 邹宪 摄

记者 魏梦佳

    “由于南水北调引水进京规划被延后5年,这使原本就面临水库蓄水量不足、地下水位下降等问题的首都水资源承载能力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北京市水务局局长程静5月10日在节约用水大会上担忧地说。

    根据原定计划,南水北调工程2010年将从丹江口水库引10亿立方米水进入北京,这将使北京供水范围扩大700多平方公里,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北京市特别是京西南和京南地区严重缺水的问题。但是,按照最新建设计划,南水北调引丹江口水库的水进京却被推迟到了2014年。

    北京市水务局宣传处处长俞亚平告诉《北京科技报》,北京市的官厅水库和密云水库原本都有41亿立方米的库容量,但是由于连续9年的干旱,现在密云水库的平均年储水量只有11亿立方米左右,而官厅在1997年以后由于水量减少、水质受到污染等原因被迫离开北京市饮用水水源地的“岗位”。目前,其平均年蓄水量只有1亿立方米左右。

    俞亚平说,面对这样的情况,地下水源成为北京市目前最为重要的水资源。在北京市每年的供水总量中,地下水几乎要占到2/3的比例,每年都出现1亿立方米左右的地下水资源亏空。这直接造成了北京五个地面沉降区,影响到了城市的布局和规划。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王建华博士告诉《北京科技报》,南水北调工程所带来的水资源对缓解北京的用水难题非常重要。现在,引水工程的延迟让原本满怀期待的北京有些措手不及。

    程静并没有对外界透露南水北调工程引水进京延迟的原因。不过据南水北调工程的相关知情人士对《北京科技报》透露,南水北调引水进京延迟与中线工程项目沿线的移民搬迁进度及工程建设设计方案的更改变动有很大关系。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王占生则表示,工程与生态保护的矛盾是南水北调工程推迟的主要原因。

    这背后有怎样的故事呢?

    丹江口市市长崔永辉告诉《北京科技报》,1953年,毛泽东主席在视察长江途中,曾与当时的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商讨从丹江口引水到华北的事情。当时毛主席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也正是这句话拉开了南水北调的序幕。1958年,经中央政治局成都会议批准,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正式动工。

    2001年,国务院批准了《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其中,中线工程为,在丹江口大坝加高后,从丹江口水库陶岔闸引水,沿唐白河流域和黄淮海平原西部边缘开挖渠道,在郑州附近穿过黄河,沿京广铁路西侧北上,经石家庄,到达北京、天津。

    根据规划,工程结束后,受水区范围将达到15万平方公里。输水总干渠从陶岔闸至北京团城湖,全长1273公里,天津干渠从河北省徐水县分水向东至天津外环河,长154公里。整个中线工程具有自流输水、水质洁净等特点。

    尽管远隔千里,但规划中的“同饮一江水”让北京与丹江口变得很近。丹江口市位于鄂西北东部汉水之滨,是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由于当地不通航班,高速公路远离城区,铁路也只有货运列车,记者从襄樊下飞机后,在汽车上颠簸了3个多小时才到达丹江口市。

    崔永辉市长介绍,丹江口市原名均县,古为均州。历史上的均州是一个美丽而富饶的地方,汉江绕城流过,终年千帆竞渡,商贾云集,热闹非凡。30多万亩良田,一马平川,旱涝保收。经国务院批准,1983年撤均县建立丹江口市。

    五十年代末,丹江口水库枢纽大坝在这里动工兴建。1967年,丹江口大坝下闸蓄水,在汉江中上游形成了亚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丹江口水库。

    在这个工程中,丹江口全市先后动迁移民160448人,其中外迁71875人,市内安置88573人。由于农业发展的核心区域被淹没,库区人均耕地由淹没前的1.12亩下降到0.32亩,人平均口粮由每年432斤下降到222斤,年人均收入由80元下降到35元。

    在丹江口大坝建设过程中,丹江口市汉江两岸25万亩林木被砍伐了50多万立方米,仅10万建设大军烧柴一项就使用了30万吨,当地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精壮劳力建丹江,老弱病残砍抬杠,山上山下一扫光”是当时在丹江口非常流行的一句话。

    湖北省丹江口市委宣传部新闻科长周玉娟告诉《北京科技报》,丹江口大坝建成后,下游的汉江平原年年唱着丰收歌,成为国家的重点粮仓,而丹江口市却从湖北省一个中等发达的县市成为一个全国有名的贫困县。

   大坝蓄水后,在丹江口全市形成了1800多个沟岔,行路十分艰难。生产生活资料进不来,农副产品运不出去,严重制约了库区农业的发展。崔永辉市长告诉记者,这次丹江口大坝二期工程即南水北调大坝加高工程,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关键。该工程将在大坝现有基础上加高14.6米,使正常蓄水位提高至170米,相应库容达到290.5亿立方米,增加库容116亿立方米。大坝加高工程于2004年11月获国务院批准。2005年9月26日主体工程正式开工建设,目前已完成工程总任务的70%以上。但是这又涉及到移民问题。

    丹江口市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丁力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丹江口库区的近10万人要迁往他乡。而其中的丹江口的第一代移民,这次又将面临着再一次搬迁。

    除了移民外,丹江口市在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上也面临着矛盾。

    早在1990年,长江水利委员会就完成了中线工程可行性研究阶段的丹江口水库淹没实物指标调查。从这一年开始,丹江口水库执行国家淹没区停止建设的政策,处在海拔172米水位线以下的14个乡镇一切基础设施建设全部停止,坐等搬迁,这一等就是15年。

    这15年恰恰是我国改革开放取得成果最大的一段时间。这让库区淹没线下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整整落后其他城市近15年。目前,当地还处在一种落后的生产、生活状态之中,经济发展严重滞后,形成了近10万人的新贫困带。

    丹江口市委副书记郭清文指出,过去,丹江口市是工业旅游型城市,工业体系主要围绕水电建设和服务东风汽车公司而建,财政收入的4/5是由工业经济提供的。大坝加高后,丹江口水库将以蓄水调水为主,发电为辅,据测算,年发电量将减少9亿度左右,这不仅导致丹江口市年供电收入每年减少1.15亿元以上,而且对丹江口市的工业经济造成致命的打击,一批高耗能企业不能再继续享受优惠电价而被迫关闭。据统计,2004年至2005年当地已关闭高耗能企业7家,直接减少税收1000多万元,这一切将使丹江口市工业总产值减少12亿元,工业增加值减少3亿元,工业反哺农业的优势不复存在。

    为确保“一库清水送北京”,丹江口市在2002年就确立了“生态立市”的发展战略,大力实施退耕还林、植树造林工程。退耕还林后,库区很大一部分农民主要把水产养殖作为脱贫致富的优势产业,但为保护库区水质的洁净,水产养殖将会受到严格限制,一部分农民将因此失去收入来源。当地正面临着发展和库区生态建设的双重压力,库

    区农民的增收渠道将变得越来越窄。

    丹江口市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当地人希望能够寻找到一条科学解决之道。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任青山告诉记者,饮用水源地的保护要考虑生态与经济的协调发展,不能因为生态保护而牺牲了当地老百姓经济发展的权利。

    任青山建议,在工业上,丹江口市要进行结构调整,把高耗能、高污染的发电、造纸、化工等产业逐步关停并转,转而发展智力密集型的电子制造、程序设计、工业创意等高科技产业,并发挥丹江口水库生态环保的特点,发展饮料加工业。

    在农业上,由于丹江口市是国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地,使用化肥、农药会污染水源。所以应该大力引进现代农业技术与理念,实施清洁生产,发展设施农业、循环农业、高效无公害生态农业。充分利用各种废弃物,使种植业、养殖业、加工业的物质循环利用得到高效整合;同时严格生产环节的生态治理,在喷灌、管理、采摘、加工等环节实行生态化,施用生物有机肥料,完全不使用化肥,将收购的牲畜粪便按比例混合、发酵后制成有机肥;对茶园土壤酸碱度和营养成分进行化验分析,配方施肥,改良土壤;收购烟秆、辣椒秆、樟树叶等熬制成有机农药,进行生物治虫,完全不施用化学农药。

    任青山认为,丹江口市可以适当地发展以水库为主的生态旅游业,这样还能带动第三产业的发展。千岛湖作为杭州市饮用水源地开发了旅游产业,给香港供水的万绿湖也积极发展有机鱼养殖业。要根据自身特点,科学、规范地发展,在生态保护与经济建设中找到平衡。

    丹江口市水产局副局长、水产工程师熊治邦也告诉《北京科技报》,5月21日,当地渔民在汉江河畔发现了世界最高级别的“极危生物”——桃花水母。桃花水母对生存环境有极高的要求,水质不能有任何污染。这次在汉江发现活体水母尚属首次,对于研究生物进化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价值。

    王占生告诉记者,目前千岛湖旅游采用柴油动力船对周围环境还是会有一定影响,只是由于水库较大,水质能够自我更新,因此建议丹江口市可以在水库周边划出一个保护区,在保护区内不要发展任何产业,在保护区外可以适当地发展生态旅游和有机种植、自然养殖。

    北京市科委软科学处副处长张星认为,丹江口市还应该发挥自己的特色。比如,翘嘴鲌鱼是丹江口水库特有的一种优质鱼类,鱼肉细嫩、味道鲜美,曾被评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这就可以作为丹江口的名片大力推广,介绍翘嘴鲌鱼有哪些营养价值,为什么好吃。这既宣传了丹江口市的水质良好,又带动了当地生态旅游业的发展。

另外,王占生认为,还应该建立合理科学的生态补偿机制。对于为保护生态环境做出牺牲的地区,水利部应该从水费中拿出部分给予补贴,南水北调的受益省市也应在财力、物力上给予丹江口对口支援。

    从三峡等地的实践来看,对口支援是一项实用、高效的帮扶措施。建议尽快提出对口支援库区的工作方案,组织中央国家机关和京津冀等受水地区,结合自身优势和行业特点,围绕基础设施、社会事业、特色产业发展等,有步骤、有重点、有计划地对库区开展对口扶持工作。

    其中应该规划铁路过境丹江口,有利于水源区和受水区加强交流合作,可以实现服务国家重点工程和服务库区群众脱贫致富的统一,达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政治效益的有机结合。

    丹江口库区沟叉纵横,交通极为不便,是造成库区群众贫困的主要原因之一,也不利于移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安置。丹江口库区环库公路的建设,将大大提高丹江口库区现有公路的通行能力,使丹江口库区江南、江北连为一体,优化丹江口库区公路路网结构,有利于库区移民安置及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

    只有这样,南水北调水源地的生态保护才能可持续发展,也才能实现“一库清水送北京”。

    北京市水务局宣传处处长俞亚平也表示:“南水北调的水来了,不意味着大家就可以完全敞开用。毕竟用这种方式调过来的水,要输送这么远的距离,十分不容易。”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王建华博士也指出,北京市不能光指望南水北调引来的水缓解北京市的水资源危机。“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手段,北京市应该多渠道想办法。”

    记者在丹江口水库实地采访时看到,号称“亚洲天池”的丹江口水库碧波荡漾,用塑料瓶打上来的水清澈透明,与购买的矿泉水比较,几乎无法分辨。经过国家环保总局在丹江口市胡家岭投资新建的水质自动监测站连续多年的监测表明,丹江口水库的水质良好,全年都在二级饮用水以上标准。

关闭窗口